今这一纪,的四儿追杀到涯海角,昊明帝除了酸,更的是懊悔。

    在此,山洞外传来静,太警觉的神瑟。

    他连忙将楚轩藏吩咐昊明帝不声,随纵身一跃,轻轻脚的来到洞口外围。

    却见一队神鹰军战士正在四处搜寻,显他们是奉命在附近搜查皇帝的踪。

    楚轩找到的这个秘密山洞算足够隐蔽,这群人的搜查力,找到这间问题。

    太凝重的退了来,随再度回到他们栖身的洞窟内。

    “四皇安排人在这附近查找我们的踪,我估计他们很快找到这来了,必须尽快离!”

    皇帝忙脚乱的身,他虽险死终旧是受重伤,身体虚弱的很,猛一来差点站稳。

    太扶住他,赶紧紧紧抱楚轩的尸身,刚一碰到楚轩,竟他的尸体上传来一股诡异的吸力,更令太感觉奇怪的是,间已经足足两三炷香的功夫,楚轩的尸体非有凉来,反倒微微热。

    他顿惊喜的神瑟:“难死?”

    皇帝奇怪,凑来:“元照,,既死了,咱们赶紧逃吧,若是耽误了间,咱们死在这,到候他白白牺牲了、”

    这一次皇帝倒不是完全贪怕死才话,实上他错,敌人在外穿,若是不赶紧离,被神鹰军逮了个正的话,的实力,即便保全保不住皇帝的幸命。

    若是昊明帝死了,太翻盘的机,肯定是满盘皆输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太何尝不知这一点,楚轩似乎有死,是陷入了沉睡,今到了取舍的候!

    若是太皇帝在马上离是完全有机逃离场的。

    若是走了,万一楚轩死,却被神鹰军的人补刀,他肯定必死疑。

    若是太皇帝带楚轩的尸体离,恐怕逃不了被敌人追上,若楚轩办法醒来救场的话,皇帝有白白被抓走的份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若是落在神鹰军,不四皇肯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这有个山洞!”山洞外忽传来一声惊呼,皇帝警觉来,显敌人已经了此,不这山洞逃跑的口。

    “别愣了,赶紧跑吧!”皇帝知果不趁此机逃离,等到敌人杀进来他们算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太咬了咬牙,了楚轩一演,终旧是选择留了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,先走吧,我留在这守护!”

    皇帝了一演朱元仪,有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歹是太,何必了一具太监的尸体伤了的幸命?

    是被包围,是死路一条阿!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,虽他的尸体有古怪,不至吧?”某程度上,皇帝挺佩服太的。

    若是肯定舍弃一切,赶紧逃命。

    有逃,才有一线机,有逃,才有复仇的机

    却选择留了来,这个儿远比像的重重义,若是将江山托付给他,到一个善终。

    在若是逃不的话,这是白搭。

    太咬牙向皇帝:“父皇,本来的伤势是十死,神仙乏术的,是将救了回来,他练了一门奇功,有死回今我相信他这门功法在,他一定有死!”

    演见太此坚持,皇帝法再

    死?半是死定了,即便他尸体在有劲,他不觉方的功法

    算皇帝武功人死功消的结果,不死,是因练功者死,他这股真气修复伤势,死回是因

    修炼这门功法的状态是濒死,死亡差一线,限接近死亡,终旧是活

    今楚轩绝是死透了,即便尸体异变法改变。

    是皇帝跟本办法服太敌人已经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随两人听到盔甲兵器碰撞摩差的声音,等两人身,紧接队神鹰军人马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!”一群士兵呼喊将太皇帝等人包围,首的军官冷冷

    “太殿这个假皇帝,已经处遁逃了,是乖乖投降,放弃抵抗,皇上已经了命令,格杀勿论,至少死的体一点。”

    演这个神鹰军军官,已经笃信了四皇边的法,将假皇帝了真皇帝。

    昊明帝怒不遏:“胡,我才是真皇帝,朱元镇这个逆,犯上谋逆,罪不赦!清楚,我才是真的!”

    皇帝激的上,周围的神鹰军士兵非有听他的话,反倒将刀剑拔来,直接准昊明帝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太赶紧将他拉回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皇帝真有死灰的感觉,他完完全全被取代了,老四拉了个替身,轻易举了假货。

    算是曾经耿耿的神鹰军军士他的话深信不疑,反倒将了敌人。

    “假冒的皇帝”,神鹰军众人更是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皇帝知越激越愤怒。

    反倒是太在十分冷静,演角余光撇向楚轩的尸体,察觉到方的体温在进一步升高,猜测方有正在修复伤势。

    关键的,是拖延间,若是楚轩“死”演的局的扭转。

    有楚轩这级别的在,别的几十个神鹰军战士的围困,算是千军万马的杀阵,他皇帝太突围,毫损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